2017年12月29日 星期五

京都 大德寺



前天,曹永洋兄來長聊,沒有及時記下。他當志文編輯時,有機會讓一些很懂得外文的朋友發表。談到芥川寫的某些小傳,收入新潮文庫,可那本我已封藏。今天拿中國翻譯的{全集}來找,先注意到【聖 克利斯朵夫傳】1909,我猜,這是他讀Jean-Christophe (1904‒1912, is the novel in 10 volumes by Romain Rolland) 之餘作的"考古"。
不知何故,全集第一篇是1914年寫的【老年】:我對篇末的大德寺的水仙畫等,都很有興趣。
如此,查書,迷路。



Wiki 日文版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5%A4%A7%E5%BE%B3%E5%AF%BA





山門 (金毛閣)
山門の上層

山門(三門) (重要文化財)
二層の山門。連歌師・宗長の寄進で享禄2年(1529年)にまず下層のみが竣工し、天正17年(1589年)、千利休が上層を完成させて「金毛閣」と名づけられた。利休の恩に報いるために寺は上層に雪駄を履いた利休の木像を安置したが、このため門を通る者は利休の足下をくぐることになり、これが豊臣秀吉の怒りを買って利休切腹の一因となったと伝わる


*****
http://ankoan.com/ja/blog/
大德寺简介
大德寺位于京都市内塔头聚集之地,但它有着自己独有的历史和故事。
如果你比较喜欢历史,大概知道千利休切腹自杀的金毛阁事件。
这个悲壮的故事应该从茶道有着密切联系的大德寺说起。就是在这个禅宗与茶道完美融合之地,千利休在郑重而悲壮的临终茶仪式之后,静静地吟咏了他的绝唱: “生涯七十载,砥砺复琢磨。擎此三尺剑,祖佛亦难挡!咄!咄!青锋原是具足物,我今一掷回天去。”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利休以无所畏惧的禅者之心把一柄闪着寒光的短剑刺向了自己。
大德寺详细介绍(来自临济宗黄蘖禅 官方网站)
大德寺与茶道以下是大德寺与茶道的关系的记述,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浏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德寺在元应元年(1319年),武将赤松则村让宗峰妙超(大灯国师)作为开山祖,建造了草舍。花园上皇和醍醐天皇在此皈依,使得大德寺兴荣起来。后来,因为寺院与幕府对峙,导致寺院衰落。
大德寺也未能免灾,在亨德2年(1453年)遭遇火灾,又在应任之乱(1467-1477年)被荒废。直到文明年间( 1469-87年)一休宗纯在富商的资助下,再建大德寺。此后名僧辈出,因为新兴大名和武将,富商的皈依,把大德寺推向鼎盛之期。现在保留的建筑是江户初期建的,勅使门是皇居的阳明门所赐,佛殿供奉着释迦摩尼像。
三门是连歌师宗长再建,后利休改造成现看来多层的三门构造。因为上层放置着利休的像,当年秀吉怒气冲天用,利休不得不切腹解决一切。莫谈其真伪,由三门想到的历史渊源,再进入山中,一幕幕的历史片段仿佛在你脑海重现。这对于修茶道的禅,就是很想进入的一个境界。

说到茶就会想到大德寺,大德寺与茶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茶,最初由荣西从中国带来,禅宗和茶文化渐而成了不解之缘。出于对茶祖的敬仰,珠光在大德寺的一休宗纯门下拜师修行,悟道出「茶禅一味」,之后茶就作为一种道,渐渐被大家参悟。继承茶道的是绍鸥,将茶道集大成者是绍鸥的弟子—利休。这两人都是出身于堺富商之家。

在寺内的茶室品茶,享受心灵被治愈的同时,还可在这座的寺院中,际遇一个个引领时代的大腕,这也是茶道在此兴盛吧。正是因为这个,至今大德寺与茶道还有着无法割舍的密切联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