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坂本龍馬

日本人最喜歡的歷史偉人當中坂本龍馬可定會進前三名!但您知道他的生平和功勞嗎?為什麼日本人至今還是念念不忘他呢?請看我們今天的報導,了解一下坂本龍馬這一位英雄!
坂本龍馬:為近代日本的啟程立下豐功偉績的英雄|https://www.nippon.com/hk/views/b07203/
在近代日本的誕生歷程中,坂本龍馬發揮了決定性的作用。他促成的薩長同盟導致了後來的「大政奉還」。遺憾的是,坂本龍馬未能親眼目睹明治新日本的建立就遭遇暗殺。今年正逢坂本龍馬逝世的150週年,日本各地都相繼舉辦...
NIPPON.COM

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在日本男女極為不平等,真的需要改善! Japanese artist Junko Mori

很有特色、創造力。
此片贊助商:
JTI (Japan Tobacco International – a global tobacco company)
I trained as a blacksmith, most of my forging skill is a very traditional hammer and anvil.
-7:52
25,580 次觀看
British Museum
6 小時
‘Beauty is in oddness... because it’s odd, it catches your eye and you start imagining the story by yourself. That’s art itself, the process of artistic thinking’
Taking inspiration from nature, Japanese artist Junko Mori uses her imagination to turn metal into organic sculptural forms. She employs traditional Japanese metalworking techniques including hand-forging steel with thousands of individually cut nails crafted together.
Propagation Project; Ring of Small Petals by Junko Mori, 2014. This film series has been produced with the support of JTI.


數字表明,在日本男女極為不平等,真的需要改善!
https://www.nippon.com/hk/features/h00131/

2017年12月4日 星期一

明年夏天起,放寬外國旅客在日本的退稅規定、料將徵收出國稅

【蔡文英╱綜合報導】哈日族赴日血拼新福音,日本政府打算從明年夏天起,放寬外國旅客在日本的退稅規定,將現行「一般物品」(家電、服飾等)、「消耗品」(食品、化妝品等)需各滿5000日圓(約1329元台幣)才能退8%消費稅的規定,改成不分類,只要消費達5000日圓就能退稅,以吸引外國人多掏腰包。
日本政府打算放寬外國旅客的退稅規定以刺激消費。資料照片
日本放送協會(NHK)昨報導,日本政府和執政黨計劃在本月14日前擬定的2018年度執政黨稅改大綱中,列入新的免稅措施,以明年夏天開始實施為目標,希望增加外國人的買氣。 
新措施將放寬原本「一般物品」和「消耗品」兩大類商品,需各自消費達5000日圓才能退稅的規定,舉凡家電、服飾、工藝品、食品和藥妝等,只要消費達5000日圓就能退稅,退稅上限為50萬日圓(約13.3萬元台幣)。台北上班族張小姐表示,這的確能吸引她在遊日時多消費,因為比較容易達到退稅門檻。

數年前陸客在日本「爆買」的風潮,近1、2年已退燒,日本政府期望透過更方便退稅,再度拉抬外國人在日本的購物意願。據日本觀光廳統計,去年1年間訪日的外國人平均消費額為15萬5896日圓(約4萬1461元台幣),相較於前年最高峰時,平均每人17萬6168日圓(約4萬6448元台幣),減少了約5000元台幣。 

改電子消費明細

NHK指出,不少外國人反映要區別「一般物品」和「消耗品」不容易,也促使日本政府決定改變做法。
此外,《產經新聞》昨報導,日本政府亦計劃將外國人的消費免稅手續電子化。目前商家會將消費明細單,一一釘在外國人的護照內頁。未來店家會將所有消費明細,以電子檔傳到海關,旅客通關時,海關人員可直接確認,不需再翻護照內頁檢查。 

料將徵收出國稅

日本當局將敦促百貨公司、家電量販店、藥妝店等提供退稅的商家,引進相關系統,以期在2020年東京奧運和帕奧登場前,完成準備,讓大批外國人受惠。
《產經》昨另指,日本2018年稅改內容還包括,將對從所有日本出境者徵收「觀光促進稅」,即出國稅。先前日媒報導,此新稅徵收對象涵蓋日本人和外國人,料每人加收1000日圓(約266元台幣)稅金,預計2019年實施。

2017年12月3日 星期日

也許,現在談AI 競爭,有點遲了? 松尾豐:借助人工智慧(AI),讓製造業重放光彩




還沒讀這篇2016年3月的文章:直覺是,也許,現在談AI 競爭,有點遲了。

nippon.com 繁體字
日本的製造業尤其是在製造機器人方面,確實可以利用AI技術重新奪回世界第一的寶座.但是剩下的時間和機會並不多,需要馬上看到結果,猶如棒球七局下攻擊輸五分,但滿壘無人出局!

https://www.nippon.com/hk/currents/d00186/

松尾豐 [作者簡介]



借助人工智慧(AI),讓製造業重放光彩
圍繞最尖端的人工智慧(AI)技術,歐美與中國之間對科研投資和人才的爭奪戰愈演愈烈。作為日本頂尖研究人員的筆者主張人工智慧「是一個適合日本風土的技術領域。實際上日本既有實力也有潛力」。
NIPPON.COM


人工智慧研究迎來第3次熱潮

人工智慧迎來了熱潮。1956年,人工智慧(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一詞誕生,據說這便是AI領域發展的開端,一路走到今天,這個研究領域已經擁有近60年歷史,目前正迎來第3次熱潮。
能夠戰勝專業棋手的程式、贏得了智力競賽冠軍的IBM「Watson」系統、iPhone安裝的語音對話系統Siri等等,這些都是AI領域通俗易懂的例子,而在技術層面,有一種叫做深度學習(deep learning)的技術正日益引起人們的關注,研究進展也勢如破竹。
比如「圖像識別」技術,任務就是要判斷出圖像裏顯示的是「花」、「帆船」還是「咖啡杯」,電腦計算機非常不擅長處理這種問題,人們一直認為恐怕計算機在未來幾10年都不可能戰勝人類。
AI之父閔斯基(Marvin Minsky)曾將此形容為「越是孩子們擅長的事情,計算機就越不擅長」,像搭積木之類的事情計算機就很難熟練完成。判斷圖像顯示內容的圖像識別技術也是這種「人類覺得簡單,計算機難以完成」的典型事例。

圖像識別程式,超越人類能力

然而,深度學習技術在2012年實現了飛躍式發展,以此為契機,短短不到3年,計算機的識別能力就已經超越了人類的識別精度。Microsoft公司在今年2月、Google公司在3月分別宣布已經開發出了精度超過人類水準的圖像識別程式。計算機已經發展到了可以比人類更加準確地分辨圖片中有什麼東西、什麼人的程度。這是一次飛躍式的進步。
深度學習技術解決的是「學習特徵表現」的問題,就是要讓計算機學習應該要著眼於現實世界的哪些地方。
傳統的AI原理(可能也可以說所有的工學模型和方法)從現實世界提取重要的要素,捨棄非重要要素,然後通過模型化處理,實現了高效計算。此外,長期以來,一直是人類在決定應該關注現實世界的哪些地方。這是一個大問題。換言之,即使是那些「可以自動計算的」各種方法,其最初的部分也需要人類插手。深度學習技術已開始這個領域。這具有重大意義。

海外企業和大學突飛猛進

這種技術革新的主角是以美國和加拿大為中心的研究人員,還有以矽谷(Silicon Valley)為中心的企業群。法國也憑藉理論數學方面的傳統優勢迅速追趕上來,中國資本似乎也在試圖打入這個領域。
Google原本就在AI研究方面投入了很大的力量。自2012年深度學習技術實現飛躍式發展以來,Google迅速在2013年將該研究領域頂尖專家辛頓(Geoffrey Hinton)教授收入麾下,又在2014年初用400億日圓收購了英國一家人員規模很小的創業企業DeepMind Technologies。當時許多人對此極為驚訝,而現在看來,那是一次完全正確的投資。
Facebook也在紐約和巴黎建立了AI研究所,據說預算規模十分龐大。所長是紐約大學的楊・路康(Yann LeCun)教授,他出生在法國。法國原本在理論數學方面就很強,而理論數學又對深度學習技術具有重要意義,所以法國的存在感正不斷增強。或許Facebook的戰略就是要從東海岸發展到歐洲。

日本是嚴重落後的第2梯隊

另一方面,中國最大的搜索引擎百度建立了深度學習研究所,聘請了史丹佛大學的明星學者Andrew Ng副教授擔任所長。他是華裔美國人,曾在香港、新加坡和美國接受教育。中國的戰術是將分散在全美各地的華裔研究人員與大資本結合起來。
除了這些網際網路巨頭外,積極嘗試利用先進AI技術(或者是深度學習技術)的各類創業企業也如同雨後春筍一般不斷誕生。AI技術將引領下一個時代,作為網際網路老大的美國在這一領域也確實占據了先機,保持著壓倒性的優勢。而緊隨其後的亞洲力量是以百度和清華大學為代表的中國力量,還有香港大學和新加坡國立大學。日本則只在遠遠落後於他們的第2梯隊中占據了一角。

深度學習技術的鼻祖其實是日本人

然而,日本是有潛力的。
實際上,全球最早提出堪稱深度學習原始概念的正是日本人。1980年,當時供職於NHK廣播技術研究所的福島邦彥宣布發明了「神經認知機(Neocognitron)」。人們認為它可以較好地識別文字,並沒有給予更多的好評。然而,隨著時代的發展,融入現代計算機技術後,它的精髓才開始展現在了世人面前。還有作為深度學習技術基礎的神經網路領域的頂尖研究人員——東京大學名譽教授甘利俊一。甘利教授年近八旬,卻依然精神矍鑠,時至今日,我們還經常能在深度學習學會的學術報告中聽到他的名字。
簡而言之,日本只有個人表現在世界上還算可圈可點,或許這種事情屢見不鮮。不,並非如此。讀了下面這句話,你會有何感覺?
「我們要提高白領的生產力。為此,除了文字外,還要利用圖像和聲音等。」
這乍看像是近年來創業企業的使命宣言。到底是不是使用了深度學習技術、如今風頭正盛的創業企業呢?可能也有人會聯想到Google的使命宣言——「我們要整理全世界的資訊,讓全世界的人們都可以隨意使用」。

曾受到全球關注的日本「第5代電腦計算機項目」

實際上,那是始於1982年的大型AI國家項目,第5代電腦計算機項目提案書中的一句話。在那個個人電腦還未面世的時代,當時的通產省投入570億日圓的預算推進了AI研究。海外眾多一流研究人員都來到了日本。據說美國和歐洲各國都認真討論過採用何種戰略來應對日本的這種舉動。
儘管如此,作為1982年來說,恐怕這種觀念太超前了。即便是在如今的時代,也完全可以通用,不,恐怕應該說正是在如今的時代才可以通用的觀念。據說第5代電腦計算機項目太過超前,結果導致技術開發方向失誤,只得以失敗告終。當時根本沒有資料。網際網路沒有普及,也沒有網站。所以沒有辦法提高白領的生產力。可是,30年後重溫這句話時,其發展方向或許可謂是極其正確的。
假如網站早出現10年,那麼現在矽谷的地位可能就被日本占據了。當年,整個日本為經濟高速成長而狂熱,那個時候的那個項目恐怕就是日本最接近「王者」的瞬間。在詢問、調查第5代電腦計算機項目的過程中,相較於技術內容,莫如說我更能感受到那個項目所具有的志在王者的強烈意志,以及相應的戰略。

日本在AI方面的潛力

今後,AI或許會不斷發展,在汽車和產業機器等製造業、交通和物流等社會基礎設施、防暴等安全防護領域、機器人、醫療和看護等各種領域引發巨大的衝擊效應。想必將產生出極大的附加價值。
其實日本的風土很適合發展AI。理由包括以下幾點。
1:少子老齡化社會,需求大在人口減少的背景下,需要提高生產力,社會對AI(或是具備AI的機器人技術)的需求大。
2:AI相關人才多得益於第5代電腦計算機項目,日本國內人才濟濟。當時還是上學的人,現在已經成為教授,開始培養後輩了。日本AI學會有3,000名會員,毫不遜色於世界級AI學會——美國AI協會(AAAI)5,000~6,000人的會員規模(資訊類研究機構人員規模通常都會相差一位數)。同時,從社會整體來看,經歷過第1次、第2次AI熱潮的人很多,理解度較高。
3:「聰明」和「認真」是重要的技術在網際網路世界,人們追求資訊帶來的價值,能夠迅速抓住社會需求並開展商業業務的人都取得了成功。而在AI領域,價值觀不會變化。相對的是,需要確實理解數理背景,一點一點地調節參數。就恰是製造業技術人員所具有的素養。
4:語言不是問題在網際網路領域,語言要求高,難度大。而AI採用演算法,語言造成的不利因素少。
5:與硬體的關聯性強日本傳統的取勝模式是將技術與產品合而為一銷售,深度學習技術很適合這樣做。深度學習技術與感測技術、機器人技術也有關聯,日本的優勢大可派上用場。

圖像、感測、安全防護等製造業迎來恢復地位的機遇?

綜上所述,日本的生產製造業想要重現輝煌並非無路可走。尤其是圖像、感測、安全防護、物流、機器人、基礎設施等方面的相關企業將會迎來巨大的機遇。能否利用好這種機遇或許將是影響日本未來前途的關鍵因素。
目前來看,日本國內的情況並沒有那麼差。政府和企業都以較快速度跟隨這股動向,嘗試利用這種機遇。企業方面,DWANGO率先成立了AI研究所,以Recruit為代表的大企業也呈現出積極跟隨之勢。
創業企業不斷誕生。最具技術實力的PFI(Preferred Infrastructure)公司成立了一家專注於深度學習和「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IoT)技術的公司,即PFN(Preferred Networks)公司。它是日本產業界備受期待的明星。
經產省今年5月1日新設立了產綜研AI中心,聘請曾供職於中國微軟研究所的前東大教授辻井潤一擔任負責人,正確實推進人才保障和體制建設工作。文科省也將AI定位為科學技術的新潮流,實施了相關研究。總務省則著眼於通信與智慧的新未來,針對技術奇異點(technological singularity)等問題展開了討論。我本人正嘗試在東京大學率先開設AI(深度學習)的教育項目,這也得到了企業方面的熱情聲援。

在AI技術領域拿引領世界的氣魄來吧

儘管不容樂觀,但機遇巨大。目前的形勢也沒有那麼糟糕。我們或許能為子孫後代留下大筆財富而不是大筆債務。
希望AI熱潮能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壯大。日本製造業恢復昔日地位的機遇就在於AI。即使人口稀少,或許也可以保證生產力不衰退,實現舒適的生活。整個社會變得方便、安心、安全,人類可以從事更具人情味的工作和生活——或許日本可以主導建設這樣的未來社會。
標題圖片:2011年,IBM開發出的「Watson」AI系統(中央)在美國人氣智力競賽節目《危險邊緣(Jeopardy!)》中,不斷擊敗人類選手,最終贏得冠軍。圖片為練習賽的情景(圖片提供:AP/Aflo)

山田昌弘: 日本家庭制將走向何方:多樣化?還是虛擬化?


日本家庭將走向何方:多樣化?還是虛擬化?
山田昌弘 [作者簡介]
家庭包括兩個方面。一是構建富裕的經濟生活,二是與心愛的人共同生活,滿足愛情希求。直到近年,這兩方面的功能,在各已開發國家都是通過「夫主外,妻主內」的形式來實現的。然而,隨著近30年間世界經濟結構的轉變,這種「性別角色分工型家庭」正在走向盡頭。

經濟發展的終結和經濟差距的擴大

現代社會形成後,直至1975年前後,「性別角色分工型家庭」成為歐美和日本等已開發工業國家的標準模式。人們將這種家庭形態視為理想,在實際生活中,許多年輕人組建了這種類型的家庭。
這種模式的家庭,是在已開發國家的工業帶來的經濟發展中產生的。因為在已開發國家,供職於企業的男性,有穩定的工作和收入,絕大多數男性有經濟能力來養家,而絕大多數女性結婚後可成為專心操持家務並養育子女的全職主婦,共建富裕的生活。先戀愛後結婚也得到普及,不少人可以和相愛的人結婚,享受經濟富裕、愛情美滿的家庭生活。
1973年石油危機(Gulf Oil Crisis)發生後,已開發國家的經濟成長放緩。以工業推動經濟發展的道路走到盡頭,歷史進入所謂「後工業化(post-industrialization)」時代,出現以服務業為中心的經濟。隨著全球化的推進,工廠越來越多地向開發中國家轉移,企業更加重視自動化和資訊技術(IT)化。其結果,一方面是專業性強並可獲得高收入的職業增加,另一方面是穩定的職業減少,失業者和低收入的兼職工作越來越多。這就是所謂「新經濟」時代的來臨,正如列治(Robert Reich)和皮凱提(Thomas Piketty)所言,經濟差別擴大。結果於是,可賺取足夠收入撫養妻子兒女的男性比例減少。這就是「性別角色分工型家庭」在已開發國家走到盡頭的原因。

歐美的生活方式革命

與此同時,20世紀70年代以後,美國、西北歐各國和大洋洲興起了所謂的生活方式革命。由於女權運動的滲透和性解放的影響,人們開始嘗試多樣化的生活方式。女性迅速走向職場,經濟上的獨立成為可能。年輕人婚前保持性關係並同居的現象變得很平常,未婚先育的情況增加。離婚也更容易地為人接受,對配偶感到厭倦即可自由分手。
「性別角色分工型家庭」減少,取而代之的是家庭多樣化的發展。它具體表現在年輕人組建家庭時,優先考慮尋找「親密的伴侶」並共築美滿的生活,而經濟生活則趨向於通過夫妻共同工作和社會福利來解決。
進入21世紀後,同性婚姻合法的國家增加,如荷蘭、法國和英國。原本「性別角色分工型家庭」根深蒂固的義大利、西班牙等南歐各國(希臘除外)同居和未婚先育現象也急劇增加,生活方式進一步呈多樣化發展。

表1 歐美各國及日本的婚外出生率(%)

1970年1990年2012年
瑞典18.647.054.5
法國6.830.156.7
英國8.027.947.6
美國10.028.040.7
德國7.215.334.5
西班牙1.49.639.0
義大利2.26.525.7
日本0.91.12.2
資料:歐盟統計局(Eurostat)、厚生勞動省大臣官房統計資訊部「人口動態統計」、美國商務省「Statistical Abstract of the United States」

無法擺脫「性別角色分工型家庭」的日本

在日本,從戰後到經濟高速發展期的這段工業化時期,「性別角色分工型家庭」得到普及。而且,在度過了石油危機後,直到1992年泡沫經濟破滅,男性的就業非常穩定,很多年輕人都可組建「夫主外、妻主內」的家庭。
然而,從20世紀90年代後期開始,全球化的浪潮,衝擊了日本男性穩定的就業環境。無論是男性還是女性,年輕人中非正規就業者增加,正式員工薪水的增幅縮小。能撫養妻子兒女並過上富裕生活的男性比例與歐美一樣呈下降趨勢。
不過在日本,生活方式革命所帶來的影響非常有限,家庭的多樣化沒有其他已開發國家進展得迅速。
首先我們來看女性走向職場的情況。女性員工確實有增加,但育兒期女性成為全職主婦的比例在已開發國家中居高。而且有工作的已婚女性,其3分之2為小時工。結果是大部分夫妻依靠丈夫的收入維持生活,「性別角色分工型家庭」的根基沒有瓦解

不太需要戀人

性革命的效果也很有限。未婚者的同居率2010年僅為1.6%,未婚生產率2014年為2.4%,與歐美相比顯著低下。而未婚先孕型婚姻(所謂「奉子成婚」[shotgun marriage])的比例要高得多,占婚姻的20%(約為未婚生產率的10倍)。這意味著雖然未婚者的性關係變得自由,但子女應在完整的家庭環境中撫養這種傳統觀念依然根深蒂固。
另外,進入21世紀後,年輕人的戀愛行為本身也變得消極。有戀人的未婚者占未婚者整體的比例較低,希望擁有戀人者也在減少。調查結果進一步顯示,對性不感興趣的年輕人增加。

表2 與戀人的交往

單身者的交往情況
(20~39歲)
有戀人無戀人
有交往經驗無交往經驗
2010年調查36.2%37.9%25.8%
2015年調查35.6%40.8%23.3%
無戀人單身的交往意願,是否需要戀人
*括號內為2010年的數值
男性
61.5%
(67.3%)
20多歲 58.1%
30多歲 66.1%
年收入400萬日圓以上
79.7%400萬日圓以下
59.9%
女性
60.1%
(70.3%)
20多歲 57.6%
30多歲 64.8%
年收入200萬日圓以上
70.7%200萬日圓以下
52.1%
資料:內閣府《有關結婚和家庭形成的意識調查》報告
調查結果顯示,在日本,一方面婚後可組建「性別角色分工型家庭」的年輕人減少,另一方面沒有戀人的未婚青年增加。這就是日本少子化和未婚化的現狀。2010年,30~34歲日本人的未婚率男性為47.3%,女性為34.5%(2010年國情調查)
如上所述,日本人的同居率極為低下,有戀人的比例也只有30%左右。而且多數未婚者(20~34歲未婚者的80%)與父母同住。不少人在經濟上依賴父母,父母去世後,面臨經濟困難、生活孤立的單身者今後很可能會急劇增加。

妨礙家庭多樣化的因素

為何日本的「性別角色分工型家庭」根深蒂固,家庭的多樣化得不到發展呢?
原因之一,可以認為是受到制度、習慣和意識等因素的影響。來自周圍的那種要求認同和接受「性別角色分工型家庭」的壓力在日本依然強大。日本正式員工的工作慣例是以「有全職太太的男性」為前提設定的。一個員工為了能獻身企業,心甘情願地長時間工作,又能維持自己的家庭,背後有一位全盤負責家務和育兒的主婦被視為是理所當然的。養老金和健康保險等社會保障制度也是以「性別角色分工型家庭」為模式制定的,因此採取其他家庭形式對自己是非常不利的。
另外,在日本社會,注重「體面」的意識非常強烈。如果要組建一個與眾不同的家庭,就必然要做好「被視為異類」的精神準備。比如「全職老公」,就會引來眾人好奇的目光。將家務和育兒委託他人也會成為被指責的對象。規定夫妻同姓的民法被裁定合憲(2015年12月最高法院裁決),選擇夫妻異姓不被法律認可,其背景也是日本社會存在著一種強大壓力,要求支持固有的家庭形式。
最後我想指出的一個原因是,與夫妻關係相比,日本人心理上更注重親子關係。這是單身寄生族(與父母同住的未婚者)形成的原因之一,同時也削弱了男女雙方組建家庭的熱情,而這種熱情正是歐美家庭多樣化的原動力——「形式無所謂,渴望的是性伴侶」。

在無伴侶的情況下滿足「親密的慾望」

現代日本社會結婚的人減少,有戀人者也在減少。這就意味著沒有伴侶的單身者增加。那麼,他們是如何滿足親密慾望的呢?親密慾望包括「交流」、「浪漫情感」和「性慾」三個方面。在現代日本社會,通過「虛擬家庭」來滿足上述慾望的趨勢日益加強。
單身者如與父母同住且關係好的話,父母就會成為交流的對象。他們與同性朋友間的交流也很活躍。SNS的發展使得人們平時不需謀面,即可與熟知脾氣秉性的朋友進行交流。另外,不少單身者與寵物生活在一起,將寵物視為家庭成員,藉以滿足親密的感情需求。
其次,不少人是通過偶像、明星甚至迷戀遊戲或漫畫人物來滿足浪漫情感的,他們在所謂2次元、2.5次元的世界中體驗「虛擬戀愛」。社會上也為男性提供了夜總會等夜生活娛樂場所、「JK產業(付錢和女高中生散步)」等商業服務,以滿足他們對女性的浪漫情感需求。簡言之,他們可以用金錢來購買短暫的浪漫心情。在上述這些場合,男女間猶如戀人一般進行交流。
至於性需求,由於視聽設備及網際網路的普及,如今男性可以輕而易舉地享受色情了。也有很多男性利用被稱為「風俗產業」的性服務。

虛擬家庭和虛擬戀愛的擴大

筆者(左)在香港的一家女僕咖啡店
如上所述,沒有戀人的單身者增加,即使沒有性伴侶也能滿足他們親密慾望的機會增加,虛擬家庭和虛擬戀愛等產業獲得了巨大發展,這就是目前日本社會的真實面貌(沒有戀人的未婚青年約為1,000萬人,其中400萬人是不希望找戀人的單身者)。
當然,有戀人的單身或已婚者中,享受這種虛擬關係的人也不少。養寵物的夫妻,迷戀寶塚的已婚女性,出入夜店的已婚男性等,並非是今日特有的。他們在真正的家庭關係之外,將這種虛擬關係作為一種附屬物來享受著。所不同的是,如今越來越多的人,是在沒有真實的家庭關係的情況下,僅僅依靠虛擬家庭或虛擬戀愛獲得滿足。
而且,以亞洲為中心,日本向全世界出口提供虛擬家庭或虛擬戀愛產業。所謂的「貓咪咖啡店」就已遍及全球。另外,日本的動漫、偶像以及女僕咖啡店之類也在亞洲乃至世界受到歡迎。

多樣化會出現嗎?

不過,日本也已經開始了多樣化家庭的嘗試。2015年,東京都澀谷區制定了《推進建設尊重男女平等和多樣化社會的條例》,為同性伴侶正式登記結婚開闢了道路;毫無血緣關係的人們合租住房共同生活也不再稀奇;妻子外出工作、主要由丈夫操持家務的「家庭主夫」家庭也逐漸受到關注。如果社會逐漸接受各種家庭形式的存在,或許會有更多的年輕人優先考慮建立真實存在的家庭,與喜歡的人生活在一起。
是虛擬家庭繼續發展下去,還是生活方式革命興起,通過多樣化的形式來恢復真實的家庭關係?如今,日本的家庭形態正面臨著重大轉變。
(寫於2016年2月8日)

2017年12月2日 星期六

日本天皇將於2019年退位

提前退休!日本天皇將於2019年退位

明仁天皇將成為日本200年來首位退位的天皇。由於身體狀況不佳,他將在2019年4月30日退位,他的長子德仁皇太子將繼承皇位。
Japan - Abdankung - Kaiser Akihito (picture alliance/Kyodo)
(德國之聲中文網)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與明仁天皇會晤之後,宣布了天皇退位的時間安排。今年6月,日本國會在東京表決通過了一份特別法案,允許天皇在特殊情況下退位。過去按照日本皇室法典,天皇一職乃"終身製",並無生前退位的規定。
力不從心
Japan Donald Trump und Kaiser Akihito (Reuters/E. Hoshiko)
2017年11月,明仁會見來訪的特朗普
83歲的明仁天皇去年在一次視頻講話中向民眾表達了自己由於體力衰弱而希望提前退位的願望。他表示自己年事已高、身體狀況也不好,此前他曾經接受過前列腺癌治療,還動過心臟手術。
不過,天皇的退位計劃也引發了有關日本皇室繼承人選擇規定的討論:雖然日本在歷史上也有過女天皇,但是根據現行的皇室法典,只有男性才能夠登上天皇寶座。根據皇位繼承次序,排在即將繼位的德仁皇太子之後的是他的弟弟文仁親王,再次是文仁的兒子悠仁,再往後就沒有更多的男性繼承人了。現年57歲的德仁皇太子膝下無子,只有一個女兒愛子內親王。
象徵性的皇位
在1989年繼位的明仁天皇在日本民眾當中頗受愛戴,其年號為"平成",也是創造和平的意思。在二戰之後,日本天皇放棄了過去被賦予的"神性",沒有政治實權,其地位僅僅局限於作為"日本國整體的象徵"。
雨涵/李魚(路透社、法新社)

2017年11月30日 星期四

Now, a generation of elderly Japanese are dying alone.

A huge government apartment complex in Tokiwadaira, Japan, has become known for lonely deaths.

WORLD

A Lonely Death

By NORIMITSU ONISHI

In postwar Japan, a single-minded focus on rapid economic growth helped erode family ties. Now, a generation of elderly Japanese are dying alone.

2017年11月28日 星期二

 《2018東京米其林指南》


2018東京米其林指南公布 東京12間店獲三星
November 29, 2017

公布《2018東京米其林指南》的日本米其林輪胎社長Paul Perriniaux=攝於11月28日(栗田優美)


  .......東京版今年已是第11年發行。......




  《2018東京米其林指南》的未稅價格為3000日圓(約合新台幣815元)。書中刊載的店家一覽名單,將於12月1日上午10點前公布在CLUB MICHELIN的網站。網址為:https://clubmichelin.jp/




  【獲三顆星的店家】




  港區‧麻布 幸村(日本料理)




  港區‧臼杵Fugu 山田屋(河豚料理)




  新宿區‧神樂坂 石kawa(日本料理)




  港區‧神田(日文為:かんだ)(日本料理)




  品川區‧Quintessence(法國料理)




  新宿區‧虎白(日本料理)




  目黑區‧Joël Robuchon(法國料理)




  中央區‧數寄屋橋次郎本店(日文為:すきやばし次郎本店)(壽司料理)




  港區‧鮨 Saito(壽司料理)




  中央區‧鮨 Yoshitake(壽司料理)




  品川區‧Maki村(日本料理)




  港區‧龍吟(日本料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