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3日 星期二

「國難」人口問題 ;Now, a generation of elderly Japanese are dying alone; 河合雅司.《未來年表》

A huge government apartment complex in Tokiwadaira, Japan, has become known for lonely deaths.

WORLD

A Lonely Death

By NORIMITSU ONISHI

In postwar Japan, a single-minded focus on rapid economic growth helped erode family ties. Now, a generation of elderly Japanese are dying alone.



【張凱翔╱綜合外電報導】日本今年新生兒數再創新低!今年日本的新生兒數下降至94.1萬,較1949年新生兒數最高峰銳減近77%,新生兒人數創下1899年日本有統計數據近120年來最低。
英國《泰晤士報》報導,去年日本新生兒數97.7萬,首度跌破百萬,今年又創新低,日本總人口2010年來到史上最高1億2850萬人後,因出生率過低,2017年總人口降至1億2730萬人,人口問題被甫連任的安倍政府描述為「國難」。
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統計,日本2015年生育率(平均每位育齡婦女的新生兒數)為1.46,今年11月連任首相的安倍晉三,將目標訂在1.8。為提高生育率,安倍政府12月通過預算,補助3至5歲兒童讀托兒所、低收家庭0至2歲托嬰免費,另外還要擴大學費減免以扭轉低生育率,額外支出計劃由消費稅上調來補貼。 
外媒指出,日本政府擔心勞動力人口縮減,會造成高齡化社會無法負荷,雖然目前日本生育率高於鄰國南韓,但仍難抵人口老化速度。日本年輕人面對過勞死威脅,加上全國40%工作都是派遣工,沒有穩定、足夠的薪水養家,女性勞動條件差,才讓生育率持續惡化。 





日本學者的憂心警告

只要簡單寫出他的幾個章節名稱,就可以知道日本的問題非常嚴重:
2018年 國立大學面臨倒閉危機。
2019年 缺乏IT技術者,技術大國的地位動搖。
2020年 每2位女性就有一位50歲以上。
2021年 照護離職潮爆發。
2022年 日本正式進入獨居社會。
2025年 連東京都的人口也開始減少。
2026年 失智患者高達700萬人。
2027年 輸血的血液都不足。
2030年 銀行、百貨、老人之家都從鄉鎮消失。
2033年 全國每3戶住宅就有一戶是空屋。
2035年 未婚大國誕生。
2040年 半數的自治體(地方政府)面臨消滅危機。
2045年 東京都民中,每3人就有1名高齡者。
2050年 捲入世界糧食戰爭。
……

這本由日本作家河合雅司所寫的《未來年表》。透過大量的數據與圖表,來分析日本未來100年,因為少子化而帶來人口的大量減少,以及因為高齡化而帶來人口結構的重大變化。他
****


台灣是富國,所以我們也和「經濟合作與開發組織」(OECD)那三十四國家一樣,關心經濟是不是可以持續發展?還有台灣目前老化速度是全球第三快,這個探討好多年迄今沒有根本解的人口結構失衡的議題。
談到高齡化和少子化這一個議題,最讓世界矚目的大概就是日本和北歐五國的處理方式,北歐離台灣太遠,五國中最大的經濟體瑞典也不過八百萬人,人口才台灣的三分之一強,所以對台灣人來說,立即可以方便援引的案例就是日本。
日本的人口結構可以說是老到不像話啊!論總數日本是世界人口第十大國,2014年4月的統計,全國有一億二千七百多萬人。在20世紀之後,由於日本進入工業化社會,人口生育率降低,醫療條件提高;加上日本一向對外來移民管制甚嚴格,導致日本成為世界上人口老化程度最高的國家之一,同時日本也是人均壽命最長的國家之一。
目前,日本的人口數字已經呈現下降的趨勢。他們的政府曾經「自己嚇自己」,做出一個人口趨勢推估,結果是50年後如果日本放任年輕人不生育下去,人口總數將減少到七千萬,整整少掉一個法國的人口!這個推估數字震驚整個東瀛,於是二度回鍋的自民黨首相安倍晉三除了推出「經濟三支箭」(我們熟知的「安倍經濟學」),還立即宣示:日本一定要維持住目前的人口總數!
國土面積和德國差不多,人口比德國多了4500萬的日本,要維持日本現有的人口,平均每個育齡女性需要生2個小孩,但現在平均每個育齡女性只有1.3到1.4個孩子。照這個趨勢下去,及至2060年之時,日本人口就將減少1/3。
日本政府非常清楚,這是困擾日本社會已久的棘手趨勢,於是早在十年前,政府就已經開始推行各種政策以對抗少子化問題。但成效始終不大。2012年,全日本只有不到104萬個新生兒誕生,創下了有統計以來的最低紀錄。
政策效果不大,那還得了!隔著半個地球英國的BBC很雞婆地跑到日本去關切這個世界第三大經濟體的人口議題,結論是:日本青年世代對傳統婚姻、家庭乃至性愛,已經產生集體性的冷感和拒絕;其實日本本土的媒體早就發現了,還替這個世代取名「不能戀愛的世代」;這個標籤這是殺傷力強,比說日本男子不愛性愛的「草食男」、「絕系男」,日本女子是大女人主義的「肉食女」、「魚乾女」更毒辣,一語中的:日本社會生活壓力太大!
2013年6月7日由日本政府召開防範「社會少子化」的「社會對策會議」,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表示,日本一定要突破「少子化」的危機,加強鼓勵民眾「多婚多生」。日本政府針對少子化所採取的緊急對策,是將提供有關「懷孕分娩」的信息,加強對孕婦提供「產後關懷」,並且研究對新婚夫婦的資助措施。
國際經濟學家談起日本常有「失落的二十年」的說法,這說法就是遠自1980年代如日中天時代的日本相比,日本從1990年到2010年近二十年來的經濟不振,其引爆點雖為1980年代的日本總體經濟泡沫化,但究其根源則為人口老化。
目前,日本65歲以上老人已達二千九百萬人,比台灣人口總數還多,約佔日本總人口23%(差不多每四位國民就一位老人,很驚人的高密度銀髮國),而日本的老年人口估計將在2025年超過人口數三分之一,邁入超級老人國家。再者,日本厚生勞動省新年公布人口統計數字顯示,2010年,日本總人口減少十二萬三千人,連續四年出現人口負成長,且減少規模更甚2009年的七萬一千八百人,顯示日本人口正加速老化中。
人口老化的日本,使日本經濟持續向下探底。尤有進者,2050年日本的人口將減至九千萬人,其中高達四成屬老年人口,工作年齡人口預估降至五千二百萬,退回二戰結束時的低水準,債臺高築的日本未來將無法有效維持社會安全網的正常運作,引爆財政金融風暴,構成國家安全的重大挑戰。

沒有留言: